不吃RPS的子博 | 专注盾冬+拉郎不逆不拆
AO3存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users/Naly/works
不撕逼、不撕逼、不撕逼

【柯王子】少年Jack的奇幻漂流(脑洞文,一发完)

文力不够于是就又来讲脑洞勒~就是《少年派》AU呗~
柯狼和小王子的奇幻漂流哈哈哈……

-------

《少年Jack的奇幻漂流》


Jack Benjamin的家庭在他出生长大的地方始终是富甲一方的土豪,父亲Silas在城郊庄园里养了许多奇珍异兽,其中有一只通体毛色雪白的巨狼格外引人注目。巨狼常年被关在一只巨大的铁笼子里面不让人靠近,Jack一直有种感觉,自己的父亲看它的眼神里一直有一种畏惧在,与他看待庄园里其它猛兽的态度都不同。

小时候Jack曾经偷着去笼子边看那只巨狼,它在Jack面前显现出的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结果眼看就要摸到时被妈妈及时发现了,之后被父亲狠狠地骂了一顿……

后来因为国家面临战争的原因,Benjamin一家举家计划移民到Gilboa,离开前Silas变卖了大部分野兽,只带走了很少一部分包括那只叫Curtis的狼。

然后他们乘坐的船只在大西洋上遇到了海难。只有Jack一个人来得及爬上了救生艇,他在甲板上醒来时海上已是风平浪静,想清点一下救生筏中的补给结果Curtis突然从帆布下面窜了出来。

Jack好不容易扎好另外的筏子把自己和Curtis隔开,并顺走了大部分补给,想着熬几天等那只狼饿死了就能回到船上了。

然而作为一只狼,Curtis也不傻,一开始便猜透了Jack的意图。于是它终日霸着救生艇上面唯一可以用来收集雨水的区域,一边幸灾乐祸地盯着Jack。

最后Jack妥协了,开始把补给品种的肉罐头分给Curtis吃,换取一点淡水资源。于是一人一狗,啊不,一人一狼就这样开始了海上的漂流。

起初两只都是本着谁先把对方耗死的精神。后来Jack渐渐开始和Curtis说话,讲自己从小到大的种种,Curtis也就趴在船舷上听着,眼睛盯着水面下游过的一群群鱼,时不时地跳下水抓起一条来啃。

直到那天Jack的小筏子被跃出水面的鲸鱼撞翻了。Jack只觉得自己跟着那些一同落水的物资一样直往海底沉,就快失去意识时被叼着衣领了拽上去。

Curtis驼着浮上了水面,又帮Jack爬到船上。Jack反应过来时巨狼湿淋淋的身体正紧紧贴着自己的,往自己脸上呼着暖烘烘的热气。

补给几乎全没了,Jack只能在Curtis的帮助下捉鱼吃生肉,继续漫无目的地漂流下去。终于有一天,海上出现了一艘轮船,然而实在太远了,船只并没有发现Jack的求救信号。看着船只渐渐消失在海平面,已经濒临绝望的Jack终于崩断了最后一根弦。

他计划用罐头的铁片割脉自杀,这样也许Curtis还能食自己的肉活下去。看到他躺倒在甲板上时,巨狼明白了他的想法。一瞬间,Curtis把Jack扑倒在地,巨大的爪子死死按住他消瘦的肩膀,獠牙抵着Jack的喉咙,曾经驯服的温顺一扫而光,俨然变成了一个残酷的猎食者。

那一刻Jack才怕了,他十分讽刺地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想死。面对巨狼突的攻击本能地发出了抵抗,用手中的铁片划伤了Curtis前腿。

看到Jack找回了求生的本能,巨狼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它放开Jack重新窝下来,舔着前腿上的伤口,瘦骨嶙峋的巨兽周身雪白的皮毛早已没了昔日的光泽,摊在甲板上乍看就像是一张脏了吧唧的皮褥子。

Jack才意识到Curtis方才救了自己一命。他跪在Curtis身侧,撕下衣服上的布料为他包扎伤口,最后抱住巨狼的大脑袋精疲力竭地紧挨着它倒在了甲板上。

一狼一人在海上漂流了384天,终于看到了一片大陆。

甲板上Jack听到了远处人声的呼喊,像是注意到了涨潮时被推上沙滩的小艇。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推了推Curtis,叫它离开。人们见了巨狼绝不会对它手下留情。

Curtis撑起几乎只剩骨架的身体,低下头最后舔了舔Jack眼角海水一样咸涩的液体,然后转身跃出船舷,身影便消失在了岸边的森林中。

End·


【番外】

在被从登陆的海滩救起后,Jack留在这个滨海小城镇疗养了一段时间,最终在此地定居了下来。

作为Benjamin家唯一活着的人Jack继承了父亲留下的全部财产,他用其中的一部分买下了那片海滩,以及Curtis消失的那片树林。

但他再也没有见过那头雪白的巨狼,再也没有。

这片陌生土地上的滨海小城有着一些Jack从未听闻过的习俗。比如在某某节日人们会把用一种当地盛产的草药研磨得到的药粉跑进酒中,据说在驱邪避害、制蛊解毒上有奇效。

Jack这个异乡人自然无心遵守这些在他看来有些可笑的风俗,不过还是收下了好心的邻居阿婆送来的那一株药草,挂在门外的廊子上。然而那株干巴巴的植物第二天就不见了,也许是被接上玩耍的熊孩子揪走了也说不定。

当晚Jack回到家时,那个人已经在那里了,看起来十分疲倦地在Jack的床上睡得正沉,身上空无一物,几片洁白的被单下的小麦色的皮肤大片地暴露在外面,包括那些完美的肌肉线条。

半埋在枕头里的是一张无比深沉的睡颜,令Jack想要用双手捧起那覆满络腮胡须的脸颊抚平他紧簇的眉头。

自己床上的陌生人让Jack感到无比熟悉。

有种奇妙的感觉从腹部升起,一直到达心间,难以言喻。Jack只确信地感到,这次Curtis再也不会离开自己了。


(完)

嗯番外里面“药草泡酒”原型就是(白素贞亲情带盐)端午雄黄酒啦哈哈,Jack挂在门外那株是被谁撸走的不言而喻……柯总就是被变成狼的霸道总裁
就酱……

评论 ( 7 )
热度 ( 68 )

© panz | Powered by LOFTER